伸手夠一夠春天

2020-02-26

    我知道,羞澀的春天將迅速出落成萬紫千紅的春天,并將流溢山川,飄蕩江河,充盈于廣袤的天地之間。

    所謂正月,指歲之首月,春天興起了。

    春天已經來了,我在屋里也感覺得到。窗口是建筑的詩,沒有美的生活就像一個建筑沒有窗口,多是可疑的,甚至是匿鬼的。我住五樓,北半球的春天通過窗口送給我,滿足了我對春天的探望和享受。

    實際上我看不到太陽的運行,因為我的樓前是建筑,樓后還是建筑。我看到的云景也很有限,光照也很有限。建筑生硬地切割了空間,不僅使它削減,也使它殘缺。然而我還是發現春天的空間比冬天的空間明亮了,歡快了,尤其變得溫暖了。朝暉和夕陽都會入室示熙,西墻一燦,東墻一燦,也讓我直觀地知道了什么是早晚。

    從窗口俯察下去,可以看到行道北邊的野草。野草斷斷續續,逶迤而去。凡是長著野草的地方,都比較潮濕。也許由于潮濕,才會生長野草吧!仔細分辨,應該是苔蘚和薺菜。不管是什么野草,它總是一抹生機,是春天的哨音。一只麻雀落在蔓延著野草的地方,跳著,啄著,追隨人類生存著,繁殖著。

    明德門為唐長安城的正南之門,我所在的小區就坐落于它的遺址上。站起來,我可以順著兩座建筑之間的一個縫隙看到丈八東路和朱雀路。五樓并不高,不過站在五樓的窗口遠眺,究竟還有其優勢。

     丈八溝在明德門西南方向,池水瀲滟,又有茂林修竹,杜甫曾經陪貴公子于斯納涼。丈八東路當然在丈八溝以東,距我的窗口也就是一百余米,行人行車,盡在視線。正月十五這一天,我數了數,一分鐘之內,有人三個往返,有車十二輛往返。幾天以后,我又數,還是寥寥無幾。丈八東路一向車堵人擁,十分喧鬧,但現在卻是冷清的,落寞的。

    朱雀路就是唐長安城的朱雀門街,居城中央。城市勁擴,我看到的朱雀路已經延伸至明德門以外了。高樓聳立,大廈巍峨,人懸華燈以耀夜。不過華燈怎么閃爍,也有岑寂之感。

    環顧左右,我看到的樹只有幾種??嚅故嵌斕難?,枯枝發灰,殘葉呈褐。然而它的根部有水分,有營養,它也會捕捉春天的信息。有朝一日,它必能青蔥欲滴,郁郁招風。女貞冬夏皆綠,不過非常敏感。

    它的舊葉頂端顯然萌發了新葉,又嫩,又鮮,又油,片片都很欣然。玉蘭枝上盡是花蕾,繁星似的,由花萼包著。我每天都向它致禮,希望它盡快開,它每天也都在膨脹,且一邊長大,一邊增白。也許一夜之間,它就會悄然綻放。其花將像白浪,像白玉,其芳四溢,以助春天的清明和綺麗。

    一日之中,總能聽見幾聲鳥鳴。

    除了麻雀,這里還有別的翔禽。趴在窗口尋找,竟是斑鳩、烏鴉和灰喜鵲。它們不定什么時候會飛到苦楝樹上,又一舉棲于女貞樹上,偶爾也會落到地上。

    當它們振翮一躍,越過白色的建筑之巔,沖向天空,要飛到它們愿意去的城市、鄉村或者萋萋卉木之間,我才切身體驗了自由的意義,并明白了自石器時代以來,世界各個疆域的人為什么都崇拜鷹,以鷹為圖騰,雕之以玉,塑之以陶,鑄之以銅,并美其名曰雄鷹。

    我有一點激動,從窗口伸出了手,想摸一摸春天,夠一夠春天。畢竟才是正月的春天,我的手有絲微的涼意。然而我知道,羞澀的春天將迅速出落成萬紫千紅的春天,并將流溢山川,飄蕩江河,充盈于廣袤的天地之間。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圓角望  > 雜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朱鴻:西安明德門
作為建筑史學者的陳凱歌推翻重大史實:唐代的朱雀大街只是一條小巷子
客廳陽臺做不做隔斷?我家老師傅一語驚醒懵中人,姜還是老的辣!
陽臺和客廳之間需該不該做個隔斷?很多人做錯了才來補救
土門——曾經也是西安繁華的鬧市區,如今輝煌褪去卻留下無限回憶
招財門面秘訣大公開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