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地區肛腸科有多橫?

非常時期的封閉生活,逼著全國人民放棄山珍海味,回到了自家的廚房。不久前還在歌頌“一山一屋一炊”至簡生活的社畜們,現在才明白李子柒不是那么好當的。

人類的味蕾匱乏到了什么程度?連新晉網紅郭老師都不再和網友們分享“迷hotel”和“ci莓”的吃播,只剩下在直播間里口誅筆伐各路噴子和綠茶。

網友們都很擔心郭老師和達玲的魚火鍋店能否挺過這場經濟寒流,順便緬懷起吃“火鍋juju”(郭語,指火鍋自助)的幸福。

有人在微博上發起了“疫情結束后最想干什么”的話題,不少網友表示,摘下口罩第一件事就是惡補這幾個月欠下的麻、辣、香、甜。 

       

       

等等,好像混進了什么奇怪的東西。吃火鍋為什么要去肛腸醫院門口?

我隨口問了一下中國火鍋之都,川渝大地的朋友,才知道:

在我國廣袤的西南大地,肛腸醫院是火鍋店的標配。

一家旁邊沒有肛腸科的火鍋店,是缺少靈魂的。

早年網上就流行過一個段子,去成都(或者重慶)要吃最辣的火鍋,再去最好的肛腸醫院。

甘肥厚膩是天府料理的特色,但決定一家飯店在當地人心目中地位的,不是大眾點評上的排名,而是周圍配套肛腸專科的數量。

因為拉肚子的人多=去吃飯的人也多=飯很好吃。

       

△ 實踐出真知

微博大V“回憶專用小馬甲”的成都美食VOLG里,肛腸醫院也是當之無愧的最后一站: 

       

        

民間對中國一流學府都有一個昵稱,一般取其主要特征或周邊名勝,比如清華是五道口職業學院,武大是珞珈山技校,而四川大學,則榮膺成都東大肛腸醫院附屬醫學院稱號。 

       

        

在川渝群眾的心中,肛腸科和蘸料一樣,是一頓火鍋或麻辣燙中必不可少的最后環節,以至于研究仿生人的硬核科技人員也必須尊重這個流程的完整性。 

       

△ 嚴  謹  科  學

今年春節的微博抗病防疫話題里,川渝人民把對肛腸科無限的愛和信任,化為了對新冠病毒刻骨的恨與蔑視:

       

傳說成都肛腸科的航母級醫院:東大肛腸醫院的樓下,有幾家特別好吃的肥腸。鑒于東大醫院每天熙熙攘攘,個別網友對肥腸店的食材來源提出了難以名狀的猜想:

       

△ 有內味兒了,也有內疼勁了

玩歸玩,味歸味,別拿菊花開玩笑。西南大地肛腸醫學的發達不是一朝一夕的井噴,充滿了歷史和文化的底蘊。上面VLOG里出現的成都肛腸專科醫院,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851年,并且是新中國第一家公立肛腸專科醫院。以肛腸科見長的原華西醫科大學也坐落在成都(現已并入四川大學),是最早被列入“211工程”的醫科大學。

除了一年四季守護你的后門,肛腸科們還嘗試過一些賽博領域的操作。比如成肛專科的下屬機構,就搞了一個叫做“中肛網”的網站,還申請了“便秘聯誼會”的商標,要做行業的生態平臺。 

       

△ “中肛網” 

       

△ “便秘聯誼會”被申請注冊商標,野心hin大

也許是門診生意太好無暇顧及,“中肛網”目前內容和功能還比較有限,互聯網大生態任重道遠。有網友猜測“中肛網”的命名,是受了鋼鐵大宗交易平臺“中鋼網”的啟發,而且幸虧沒有參考郎永淳加盟的“找鋼網”。

Whatever,肛腸醫學在川渝大地的興旺蓬勃已經是不爭的事實,變成產業乃至亞文化的一部分。而決定這一切的絕不只是吃完火鍋辣屁股而已,還有這個學科獨具的生物屬性和客戶黏性。

我曾經以為,滿街鱗次櫛比的肛腸科是開給水土不服的游客的。

結果本地老哥斬釘截鐵地告訴我,不,它們就屬于本地,袍哥人家一年誰不去個幾次,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 死   性  不  改

正如地球的生態要平衡,人體的小宇宙也要平衡,包括酸堿性的平衡和消化系統的平衡。而我國的西南地區的地下水質偏向堿性,相對更容易刺激到消化器官反應。

天府人多豪氣重義,每次聚會少不了酒肉,必然刺激消化道黏膜,擴張血管,甚者紊亂結腸功能,腸胃不堪重負之下罷工,就生產出倔強的便便,俗稱便秘。

除此之外,川渝地方最主要的娛樂就是麻將,一坐就是一天,無形增加直腸負荷??蒲еな?,人類從爬行進化到直立行走的過程中,菊花附近逐漸形成了高壓區和血液易聚區,也是神經末梢密集區。這就是為什么內部和外部的持續壓力容易形成創傷,輕則血崩如姨媽,重則僵臥孤床,終日自哀。

更要命的是,由于后庭過于細皮嫩肉,就算好了的傷,也很容易復發。誰也不可能戒一輩子火鍋和麻辣燙,所以痔瘡,就成了大西南人民生活中回避不掉的一個主題。 

         

     

但是從商業的角度來想,上面這些要素,恰好構成了一個完美的閉環模型。

水堿食膩,孕育了造就需求的天然環境。

豪放的飲食習慣,殘了無數的菊花,等于提供了無盡的客源。

而肛腸病的易復發性,客觀上促進了重復消費和客戶黏性。

不過要想賺到這筆帶味兒的錢,還需要跨越一個意識的溝壑:我國人民畢竟內心傳統,要把“菊部問題”拿到陌生人面前說,都會有點顧慮。再加上這“屁大點”病在前期并不影響生活,很少有人會主動跑去醫院脫褲子。

肛腸行業里的掘金先輩們早就看透了人類的心思,所以肛腸醫院從來不以居民區為中心,而是緊緊挨著火鍋店。

當你心滿意足地饕餮完鴛鴦鍋,突然覺得急火攻臀,如芒在菊的時候,就是你需求爆發的時刻。

而這時候恰好馬路對面的肛腸科,就是《出埃及記》里的紅海彼岸,你當下人生的全部希望。曾經的肛腸科你愛答不理,此時此刻排隊擁擠。

這就是肛腸醫院選址的商業道理:在市場需求爆發的時點,恰如其分地出現在目標面前。他們甚至省掉了宣傳的費用,一切關于火鍋的廣告,都在無償而持續地替他們導流。

中國有個成語叫“十人九痔”,或許有些夸張,但統計資料顯示,我國成人肛腸疾病的患病率達50.10%,約5.2億人,而肛腸疾病患者認知率僅為48.1%,患者就診率僅有28%,其中64.3%的患者發病后沒有采取任何診療措施。

此外,20至40歲是中國居民肛腸疾病高發的年齡段;而源自大腸肛門部位的腫瘤發病,連年占據我國腫瘤發病原因總計的第2、3位。菊病不是病,拖久了也要命。

         

△ 信史記載,大明首輔張居正就死于長年對肛腸疾病的忽視

20到40歲的年齡帶,正是飽受996和釘釘云監工摧殘的80、90后們。高度緊張的工作讓他們長年伏案。一日三餐高脂高熱的外賣和不規律的生活下,青年人們的腸道健康狀態,不見得就比蜀中袍哥們好到哪里去。

5.2億的精準人群和不到15%的就診覆蓋率,這是一個巨大的金礦。但全國范圍內不可能都具備西南的地理和飲食條件,急性需求的爆發有限,而且極度分散。重資產模式的肛腸醫院,顯然不適合每個地方。

為了控制成本,行業的掘金者對需求的追蹤,就從主動圍追,變成了持續啟發,發力點從線下移到了線上。

2000年以前出生的朋友,大多對那句“貼肚臍,治痔瘡”的廣告詞耳熟能詳。肚臍貼的主人公肛泰,在賽博時代玩出了自己的新花樣。它不僅有官微官博,甚至注冊了知乎,這些官方賬號從來不是可有可無的擺設,也不會一味輸出味同嚼蠟的廣告。

打開肛泰的官方微博,你會誤認為這是一個漫畫博主:

       

        

肛腸醫院重在治急病,而肛泰這種日用藥側重養病。所以除了生產拳頭產品肚臍貼以外,它還聯名出品養病期間的坐式浴盆、復方薰劑,甚至內褲之類一切能和屁股沾邊的小周邊。

        

△ 肛泰今年的春節禮盒,里面還有一盒養肝護腸的“菊花茶”,喝嘴里總覺得有被冒犯到

肛泰還特別樂于和賽博大V、知名品牌互動,偶爾還有碰瓷級別的神操作: 

       

△ 肛泰VS讀庫,霸道秘書的強行綁定

這些看似“不務正業”的行為藝術,其實背后都是掘金者的巧思。

它在不斷地告訴潛在的客戶:肛腸的話題并沒有什么羞恥和難堪,是一樣可以拿到陽光下的需求,而它的產品是360°環繞你屁股的、無微不至的PY(朋友)專家。

看漫畫、蹭周邊甚至玩梗,都是80、90后生活必不可少的內容,而這正好符合我國20—40歲肛腸病高發人群的年齡段。受眾在會心一笑的同時記住這個奇葩的品牌,日后菊花一緊的時候,想起的也一定是它。

千萬不要小看這些平時會被人當作笑料編進各種梗里的肛腸藥。剔除不易統計的小品牌,僅肛泰、馬應龍等等信息公開的知名產品,每年的銷售收入就合計將近50億,是妥妥的現金奶牛行業。而肛腸醫院每年就診的人數,還在以近10%的速度增長。

畢竟現代商業的核心,就是讓生活里不夠好的地方變得更好,解決人類一直“將就”的小痛苦,為人類合理范圍內的“小放肆”保駕護航。過去看起來沒那么“剛性”的需求,可能就是消費升級過程中的下一個金礦。

不久的將來,結束隔離期的我們也要告別清湯寡水的居家料理,恣意補償壓抑許久的食欲。

或許,呵護我們后庭的產業也要迎來一個小陽春了。

設計/視覺:團結湖水怪/YAN



  推薦閱讀  
??來自橫發會的神秘祝福??

人點在看,財神爺在看??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江南皮皮蝦258  > 社會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一首醫院科室串燒爆紅,肛腸科《菊花臺》笑翻全??!你懂的
上海某醫院晚會,一首科室串燒爆紅,肛腸科的《菊花臺》笑翻全??!
上海某醫院晚會,一首肛腸科的《菊花臺》爆笑全場 全程高能
交泰丸放肚臍,一夜睡到大天亮
圖文:交泰丸敷肚臍,一夜里好睡眠
[囧圖]感謝火鍋,讓川渝地區的肛腸科這么優秀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