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蟲》豪奪奧斯卡最佳影片,開創亞洲電影新紀元

    戛納金棕櫚、金球獎最佳外語片之后,《寄生蟲》榮膺第92屆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原創劇本四項大獎,成就史無前例的戛納、金球、奧斯卡的大滿貫!

    作為奧斯卡有史以來首部獲得最佳影片的外語片,《寄生蟲》開創了韓國、乃至亞洲電影的新紀元,劇組欣喜若狂:

    我的乖乖,喜提四座小金人:

    難以置信。

    奉俊昊追平了單屆奧斯卡個人獲獎紀錄,歷史上只有華特·迪士尼在1954年第26屆奧斯卡獲得過四項大獎:

    真不容易啊……
    2003年,《殺人回憶》橫空出世,以冷峻、壓抑的風格再現華城連環殺人案,時代背景結合得非常出色:

    有心殺賊、無力回天的雙眼,悲憤、無力、哀傷,于無聲處聽驚雷,似在拷問人心,又像在逼視茫茫人海中的兇手,看得人頭皮發麻,渾身戰栗:

    影片用一起懸案呈現正義終將但不是每次都能戰勝邪惡的哲學主題,樸實無華、高屋建瓴,秒殺歐美同類,影史能與之媲美的犯罪片也就《M就是兇手》(1931)、《羅生門》(1950)、《復仇在我》(1979)等寥寥幾部——
    影迷至此記住了導演的名字:奉俊昊。
    起點太高,外加韓國電影市場的競爭無比慘烈,奉俊昊壓力山大,在類型片、藝術片的漩渦里左沖右突,近作《雪國列車》(2013)、《玉子》(2017)水平下滑——
    《殺人回憶》誕生16年之后,奉俊昊終于又用《寄生蟲》找回感覺重返巔峰:主題越是酷炫、前衛、高端,細節就越是質樸、堅實;一手抓藝術,一手抓票房,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杰作是一個整體,從海報開始:

    對稱、對比,顯示韓國階層固化之嚴重,跨越之艱難。

    主仆兩家人的合影,看上去不分彼此,但衣品、首飾、裸足,尤其是趴在小腿上的灶雞子都在泄露人物的身份;遮蔽雙眼、面目模糊,暗示貧富差距的普遍性;倒地的裸足者,象征為了維持表面上的其樂融融,無數底層付出的代價:

    灶雞子學名突灶螽,又稱灶馬,平常出沒于廚房、垃圾桶,以剩菜、碎屑為食。這種生命力頑強的昆蟲成為解讀《寄生蟲》的一把鑰匙。
    為了活下去甘冒一切風險:灶雞子堪稱底層生活的縮影。
    偽造學歷、履歷、公司,機關算盡,基澤一家四口如愿以償,分別出任樸社長家的老師、司機和管家。在門衛都有500名大學生競爭上崗的韓國,已經相當不錯了。
    影片以自然、扎實的細節呈現各種象征和隱喻,劇情推進、節奏掌控出神入化,態度戲謔、嚴厲,對蕓蕓眾生的悲憫令人顫抖,觀影過程時而暴笑,時而產生愚蠢的想哭的沖動……
    當著樸夫人的面,基澤的兒子基宇大大方方地捉住她女兒的手,言傳身教考試心理學:

    基澤生硬地握住樸夫人的手——
    請注意,這兩次握手都不像《紅與黑》于連與德·瑞那夫人握手那樣瞻前顧后。
    對于基宇來說,競爭白熱化,改變命運的機會稍縱即逝;而基澤初來乍到一個陌生的高雅環境,待人接物還需要學習、適應——
    餅臉大叔將人物極不自然的表情、動作演繹得絲絲入扣:

    基宇一開始沒心沒肺、薄情寡義的樣子:

    后來突然長大,感恩父母,只因父親無比心酸的窮人經濟學:
    你知道什么計劃絕對不會失敗嗎?沒有計劃,人生永遠無法按計劃進行。沒有計劃就不會出錯。

    窮人抗風險能力無限接近于零,計劃總是跟不上變化……
    奧威爾認為味道是階級差別的重要標志:
    下等人臭。所有喜不喜歡的感覺都建立在生理感覺之上。你可以對殺人犯或雞奸犯產生感情,但你沒法對口臭——我是指習慣性口臭的人產生感情。不管你如何真誠地祝福他,不管你多么欽佩他的心智和品格,只要他口中惡臭,他就叫人討厭,在你內心深處你就會憎惡他。

    一方面,樸社長對味道非常敏感,另一方面,口味極重。是的,我們都以為很了解自己。像灶雞子一樣蝸居地下室,身上的氣味很難洗掉。
    再兢兢業業、謹言慎行,味道難聞、味道越界也不可以,這是你的原罪。
    一家人東躲西藏、命懸一線的樣子,像不像灶雞子?

    雨一直下,富二代在自家花園露營平添許多樂趣,對于底層則是滅頂之災——
    基澤首先搶救的是妻子的銀牌:

    片頭忠淑奪取銀牌的照片非常醒目:

    這塊銀牌代表整個家庭的榮耀和曾經的拼搏,基澤視若珍寶。
    他們不是不努力,基宇考首爾大學屢敗屢戰,女兒基靜出口成章、才華橫溢,他們需要的只是一個跨越階層的管道和機會。數據顯示,韓國富裕家庭的教育及人脈資源遠超平民子弟,階層固化十分嚴重。
    導演一邊同情底層的苦難,一邊嚴厲批判底層:
    拍下基澤一家的秘密,剛剛還在哭泣、跪求、行賄的前管家瞬間變臉,模仿激情澎湃的朝鮮播音員,將手機的發送鍵比作導彈按鈕,政治笑話與個人唾沫齊飛,令人絕倒:

    高潮段落,一些觀眾大惑不解,殺死基靜的明明是前管家的老公,基澤為什么要殺樸社長?
    小時候看上影譯制的《斯巴達克斯》(1960),情節和宏大的戰爭場面早已忘光,唯有一個鏡頭歷歷在目,斯巴達克斯角斗中不敵黑奴,眼看命喪當場,黑奴于心不忍,將魚叉擲向觀戰取樂的奴隸主:
    韓國的社會矛盾當然遠不如古羅馬尖銳,但基澤與黑奴的行為邏輯古今無不同。

    好了,這下你再也不用聞那些該死的味道了!

    片尾基澤向社長的靈位道歉,那一刀確實不在計劃內,那一刀扎的是貧富差距和堅不可摧的階層壁壘。
    慘烈的市場競爭導致韓國電影的一大弊病,一味迎合觀眾,煽情過猛,缺少必要的節制。
    《寄生蟲》后半段凌厲轉身,左右開弓,對底層、精英、人性、社會一批到底,沒有任何妥協,口碑、票房高歌猛進,堪稱完美風暴。

    (殺人回憶震撼人心的豹尾)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西風影評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寄生蟲》能選上奧斯卡最佳影片,是不是說明電影水平在倒退?
「寄生蟲」又成了奧斯卡最大贏家!
貧富差距讓我們看清了這個社會
豆瓣9分,這部神作幾乎鎖定年度最佳
美國電影地位不再?外媒:外國影片為奧斯卡帶來新氣象
奧斯卡最佳影片《愛》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