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敦頤:寫下《愛蓮說》的北宋文人,是我一輩子也看不懂的道學宗師!

    周敦頤?好像有點印象,是不是寫《愛蓮說》的那位北宋文人?

    在唐宋文豪的耀眼光環下,周敦頤的名聲并不顯露。他一生著作僅有6000多字,絕大部分還不是寫給正常人看的。

    然而,這位被小學課本忽視的男人,千百年來一直被尊稱為道學宗主(其功蓋在孔孟之間矣)。

    他親眼看著一位位家人離世,終生在基層崗位上徘徊...,剛硬受挫的心靈深處,始終守護著濂溪中那朵白蓮花。

    1017年,周輔成帶著大肚子媳婦回鄉種地。

    他在兩年前剛剛考中進士。別人夢寐以求的職業起點,老周思慮再三后卻劃上句號。

    周輔成已經50歲了,與其腆著笑臉向小年輕們匯報工作,還不如回家做幾年瀟灑隱士。

    他父親當年也中過進士,一輩子在縣令崗位上扒勒猛干。由于不擅長選擇陣營戰隊,到死只留下滿墻的先進獎狀。

    周輔成辭職后頓覺無比輕松,滿腹經綸換不來事業平步青云,若能堅守住內心的通達飄逸也算不錯。

    但是,這對沒有收入的半路夫妻也要燒火吃飯。

    周輔成的發妻生下兒子就死了,鄭氏生完兒子后丈夫也死了。兩位喪偶的苦命人再婚后,齊心協力又生了個女兒。

    老周帶著三個娃娃,還要給媳婦肚子里的老四攢奶粉錢。幸虧宋朝的經濟紅利好,一邊種地一邊教書也夠生活。

    同年,周家第四個孩子出生。老周作為全村讀書人的驕傲,給兒子起了個看似很沒水平的名字:敦實(避英宗諱,后改為頤)。

    一切都好像平平無奇,一切全在于是否暗合天道。

    周敦頤四歲那年,老當益壯的周輔成又加班搗鼓出老五。從此一家七口圍坐在飯桌前,生活平淡卻盡享親情之樂。

    周敦頤大概是最幸福的,衣服玩臟了有姐姐給他換洗,被大孩子欺負了有哥哥幫他出氣,無聊時還能挑逗小弟弟。

    他最怕的東西,就是父親手中的戒尺。

    周家兩代人連中進士,鄭家娘舅更是龍圖閣學士。

    周敦頤的頑皮心性逐漸收斂,開始宅在自家圖書館里啃課本?;咕W裳粑妒竊駁?,搞得老爹只能無言以對。

    七歲那年,周敦頤和小伙伴們參加春游。在山腳下看見五個不大不小的土堆,老師讓孩子們發揮想象力起名字。

    這不就是五筒嘛!我在麻將桌上天天見。

    應該叫五絕!武俠小說里的東邪西毒啊。

    小媳婦坐花轎!像不像四男圍著一女的?

    ...

    老師頓時心如刀絞,用絕望的眼神瞪著這屆小學生。他覺得自己需要搶救一下,連忙呼喊周敦頤趕緊想名字。

    小周同學繞著土堆走了一圈,脫口說道:東屬木,南屬火,西屬金,北屬水,土居中。五行暗合五星,故名五星堆。

    這件事情傳開后,村里人無比羨慕的對周輔成說:您家真是書香門第??!

    上梁不正下梁歪,周敦頤第一次嘗到正向反饋的滋味。

    他把自己鎖在書房里,幾年下來通讀四書五經等典籍。姐姐心疼他讀書辛苦,將家里好吃的全給弟弟藏著。

    周敦頤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還歡喜團圓的過完11歲生日。但是接下來,老天要讓他見證一場場生離死別。

    1028年,周敦頤的姐姐患病早逝。全家人傷心悲慟的剛辦完喪事,八歲的弟弟也緊接著染病身亡。

    中年喪偶,老年喪子,周輔成兩口子好像一夜間衰老不堪。

    周敦頤癡呆呆的望著大門,幻想姐姐會抱著弟弟回家吃飯。每次等到夜深人靜時,才默默擦干眼淚上床睡覺。

    時間可以沖淡傷悲,卻無法化解內心的疑惑。周敦頤多次請教父親:這世間,究竟有沒有永恒不變的物事?

    周輔成唯有苦然一笑,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時日也不多了。

    第二年,周敦頤干出一件震驚全國家長的事情。

    他背著鍋碗瓢盆和書本,跑到離家40里之外的山上隱修。不需要老師講解和習題答案,全靠自己一個勁拼命死磕。

    周輔成清楚兒子的志向,沒有歡笑聲的家庭連他都覺得傷神,于是安排一位遠方親戚去給兒子作伴。

    那一年,周敦頤才13歲。

    那山洞,當地人叫月巖。

    那件事,稱為月巖悟道。

    一個內心凄楚的慧識少年,身居壁灰清冷的山澗石洞??醋湃趙祿ú萆鷴只?,漸漸發現世間永恒不變之至理。

    諸事皆有緣法,凡人仰觀蒼天,無明日月潛息,四時更替,幽冥之間,萬物已循因緣,恒大者則為天道...

    行有所得就會有歡樂,沒有失去就不會痛苦。周敦頤沉浸在自然天道的感悟中,為將來撰寫《太極圖說》埋下種識。

    一年過后,有人腳步匆匆沖進山洞,朝周敦頤喊道:快回家!你爹死了!

    鄭氏埋葬了第二任丈夫,帶著未成年的周敦頤投奔娘家。

    從一家七口歡樂融融,到母子二人相依為命。當朝大學士的舅舅鄭向,派人在半道上迎接苦命的妹妹和小外甥。

    周敦頤剛踏進舅舅家的大門,就被花池中一朵粉白玉蓮勾住眼神,原來世間還有這等清純雅致的美好物事。

    鄭向摸著小外甥的腦袋,親昵地說道:趕緊換身衣服吃飯,以后天天坐這看。

    飯桌上,老鄭聽妹妹講述兒子的英勇事跡。聽到小家伙獨自住在山洞讀書時,看他的眼神里又多了份疼惜。

    老鄭將書房對外甥常年開放,還在花池上搭起一座亭子。喜歡蓮花的周敦頤,經常抱著書本坐在亭中賞花寫詩。

    有風還自掩,無事晝常關。

    開闔從方便,乾坤在此間。

    周敦頤偶爾也會想念父親、姐弟,周家的隱潔思想在他身上延續,繼而觸摸那份至誠至公的天道通理。

    1036年,周敦頤的弱冠之年,舅舅為他舉辦成人儀式。

    表兄:你想好取字了嗎?

    周敦頤:就字茂叔吧。

    表姐:嘻嘻,你可真會占便宜。

    表弟:好!我將來要字二大爺。

    周敦頤:同九年,汝之秀,吾不及也。

    鄭向看著孩子們嬉鬧打趣,心中對外甥的未來卻有些擔憂。沒有父輩祖蔭的庇護,成家立業之路要艱難許多。

    周敦頤不在意科舉功名,他老爹考上進士都不愿當官。與死板枯燥的行政公文相比,窺測天人之道要有趣的多。

    一日復一日,一杯復一杯。青山無限好,俗客不曾來。

    往事已如此,朱顏安在哉。寄語地上客,歷亂竟誰催。

    數月之后,鄭向得到一個推薦家族子弟做官的名額(恩蔭),他毫不猶豫地將工作機會送給周敦頤。

    同年,他又親自為外甥做媒,迎娶兵部郎中的女兒。舅舅做到這個份上,老鄭當真對得起龍圖閣學士的節操。

    周敦頤一夜間啥都有了,但是鄭家的付出不會被列入周家族譜。舅父身上的“誠”字,將是他編寫《通書》的最大初衷。

    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

    周敦頤參加工作不到一年,舅父就病逝了,母親也緊接著撒手人寰。

    這世間是有永恒不變之至理,但脆弱易逝的情感才讓人活的有知覺,周敦頤唯一能做的只有離職守孝三年。

    他在鶴林寺守喪時,看見一位怒氣沖沖的五旬老者。對方因撕逼失敗被趕出京城,一路上沒有官方招待所敢留宿。

    周敦頤和老者諞閑傳,對方將當朝宰相的八輩祖宗問候個遍,還狂喊著老子要“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沒錯,這位老者就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小范老子。

    周敦頤霎時間臉色羞紅,二十出頭的小伙比年過半百的老人還暮氣沉沉,他懷疑自己所悟的道是不是死道?

    悟道、修道、見道、證道、得道...擁有一整套邏輯運轉系統,未經世間物事檢驗的心得感悟,恐怕都是些自閉的死道。

    如今宣揚的碎片化學習方法,更是迎合人性懶惰的商業伎倆罷了。

    1040年,三年守孝期滿,周敦頤當上分寧縣主簿。

    他從范仲淹身上看懂融合的智慧,將內心所悟的道與日常雜事相結合,在沒品的工作崗位上不斷修正精進。

    只要出現疑難案件,領導第一時間會想起周敦頤(有獄久不決,敦頤至,一訊立辨,邑人驚曰:老吏不如也)。

    周敦頤當了四年主薄,處理過的案件無一差評。朝廷覺得這小伙是個人才,就提升為南安軍司理參軍。

    那一年,周敦頤27歲。他體會著“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的舒暢,也將感受到“人發殺機,天地反覆”的蕭瑟。

    部門領導王逵向來作風強硬,竹板一拍就要將嫌犯處斬。眾人看見判錯了也不敢提醒,鬼知道老大是不是收過紅包。

    周敦頤站出來講道理,老王根本不鳥他(逵,酷悍吏也,有囚法不當死,眾莫敢爭,敦頤獨與之辨,不聽)。

    周敦頤當場摔帽子:如此尚可仕乎?殺人以媚人,吾不為也!老王只得開展二次審訊,這才沒搞出冤假錯案(逵悟,囚得免)。

    此事過后,不光王逵對周敦頤刮目相看,通判軍事程珦也慕名來訪。

    這兩人從無極聊到太極、又從五常侃到順化,老程激動的拉著小周雙膝跪地,咣咣磕頭要認他做拜把子大哥。

    程珦仰慕周敦頤的思想學識,還將兩個十來歲的兒子送來求輔導,這對小兄弟就是后來的理學宗師程顥、程頤。

    1046年,29歲的周敦頤調任桂陽縣令。別人夢寐以求的職業起點,小周思慮再三后決定干些有意義的事情。

    爺爺一輩子做縣令,只留下幾張獎狀。

    父親一生不做縣令,只留下滿屋書籍。

    自己如今初做縣令,最后能留下什么?

    周敦頤處理完日常政務,經常去學堂開辦講座。他從月巖、蓮池中積累的天人思想,在這間陋室里緩緩流淌。

    臺下坐著頭發花白的眾位老儒,靜靜聆聽年輕縣令的精妙學說,諸多疑惑開釋之余又不免惹出絲絲傷感。

    是??!除了活出一把年紀,其他方面皆不如小輩,這些赤裸裸的人生比對,多少會讓自己覺得有愧于生命。

    周敦頤俯視著臺下聽眾,有些明白父親為何會辭官回鄉,忽然間看到一張熟悉的面孔:李市長,您也來了!

    郡守李初平:吾欲讀書,何如?

    敦頤:公老無及矣,請為公言之。

    周敦頤的意思是領導年齡大了,反應和節奏都比不上別人,我還是受累點給您單獨講解吧(二年果有得)。

    天道看似高深莫測,實則潛藏在日常最簡單的事物中,只有那些真性守拙,心識清正之人最容易觸及道法。

    或謂予曰:人謂子拙。

    予曰:巧,竊所恥也,且患世多巧也。

    巧者言,拙者默;巧者勞,拙者逸;巧者賊,拙者德;巧者兇,拙者吉。

    嗚呼!天下拙,刑政徹。上安下順,風清弊絕。

    1054年,周敦頤調任南昌縣令,當地百姓歡呼雀躍:是能辨分寧獄者,吾屬得所訴矣。

    富族豪強和官家老油條們叫苦連天,橫行霸道的好日子結束了(治績尤著,黠吏惡少不獨以得罪于令為憂)。

    兩年后,周敦頤升任合州判官。他沒有簽字批準的案件,無人敢擅作主張(事不經手,吏不敢決,民不肯從)。

    各項灰色收入渠道被查處,官場混混們的生活水平暴跌,晚上還得準時參加周敦頤的反腐倡廉公開課。

    芋蔬可卒歲,絹布是衣食,飽暖大富貴,康寧無價金,吾樂蓋易足,廉名朝暮箴。

    坐而論道,人人銘頌周敦頤。

    躬身力行,人人淡忘周茂叔。

    周敦頤從人生經歷中凝練天道感悟,又用天道感悟塑造人生經歷,老天卻總想考驗他的道心是否堅如磐石。

    調任合州第二年,媳婦生了個大胖小子。40歲的周敦頤終于做父親了,也在某種意義上和其他人平等了。

    他給兒子起名周壽,是想回避少年時代的生死離別。然而一家三口的歡笑聲并不長久,周敦頤的發妻就病逝了。

    學究天人,洞悉大道,面對生命的流逝也無能為力。

    周敦頤在合州干了5年,一貫奉行節儉務實的優良作風。

    趙抃巡查全國官員滿意度,合州的混混比過年還開心。他們變著花樣寫污蔑信,只要扳倒周敦頤就能出門撈錢。

    趙抃是誰?那是和包公齊名的鐵面御史,號稱彈劾不避權貴。

    老趙一路琢磨著要抓個典型,謠言就將周敦頤智能推送過來,他便開始急不可耐的搜集相關證據。

    謠言總能第一時間占領心智,但永遠找不到證據支撐。趙抃誤以為周敦頤老奸巨猾,訓斥他時連天花板都噴濕了。

    周敦頤受了委屈卻是面色如常,對此沒有多做一句爭論辯解(抃惑于譖口,臨之甚威,敦頤處之超然)。

    書房兀坐萬機休,日暖風和草色幽。

    誰道二千年遠事,而今只在眼前頭。

    1060年,周敦頤去京城匯報工作。他遇見回京入職的王安石,兩位思想先哲在微弱的燈火下探討著天道光輝。

    周敦頤看著對方激昂慷慨的模樣,眼前這位比自己小四歲的男人,身上時而會閃耀出范仲淹的影子。

    即便,他們的理想最后都以失敗告終。

    次年,周敦頤調任虔州通判,頂頭上司正是趙抃。

    老趙冷笑道:你他娘的終于犯我手里了,再敢作奸犯科的話,老子讓你看看啥叫真正的鐵面無私。

    周敦頤還是沒有爭辯,照常上班干活、下班講學,趙抃醒悟后拉著他的手說:吾幾失君矣,今而后乃知周茂叔也。

    周敦頤淡然笑道:君子以道充為貴,身安為富。老趙覺著他的職位與才華嚴重不符,多次奏請為周敦頤升職加薪。

    1071年,在趙抃等人聯合舉薦下,54歲的周敦頤升任虞部郎中,被派到廣東擔任主管刑獄的轉運判官。

    不到一年時間,周敦頤走遍廣東各地,平反無數冤假錯案(以洗冤澤物為己任,行部不憚勞苦,雖瘴癘險遠,亦緩視徐按)。

    他在蠻荒之地日夜操勞,卻因水土不服沾染一身病痛。只得申請調任南康軍知軍,獲準后移居到江西廬山。

    老表們三天兩頭跑來謀求差事,周敦頤直接在大門上寫了首詩。

    老子生來骨性寒,宦情不改舊儒酸。

    停杯厭飲得醪味,舉筋常餐淡菜盤。

    事冗不知筋力倦,官清贏得夢魂安。

    故人欲問吾何況,為道舂陵只一般。

    1072年,周敦頤以身老體弱為由辭官退隱。

    他已經沒有力氣走出江西了,便在廬山蓮花峰下筑院休養。又托人將母親的遺骸遷來,重新安葬在離家不遠處。

    屋前有一條潺潺溪流,千回百轉而又延綿不絕般匯入溢江。周敦頤為她取名濂溪,為自己取號濂溪先生。

    每當夜深難以入眠時,他會拄著拐杖緩緩走到溪邊。月色下的濂溪靜靜流淌,還有一株白蓮花隨風搖曳。

    父母、姐弟、妻子早已故去,自己也變成步履蹣跚的半百老人,唯有天上的明月還像當年那般清冷皎潔...

    濂溪,好像和老家的不大一樣。

    月巖,或許和少年時一模一樣。

    周敦頤將一生的天道感悟整理成冊,看見他每寫一個字都要斟酌好長時間。

    無極而太極。太極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

    《太極圖說》和《通書》只有數千字,普通讀者卻很難看得懂。

    1073年,趙抃升任資政殿大學士兼成都知府,再次奏請朝廷重用周敦頤。

    任命書送到江西廬山時,周敦頤已經病逝了。這位終年56歲的老先生,還在濂溪書堂留下一篇清雅散文。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凈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黃庭堅稱他:人品甚高,胸懷灑落,如光風霽月。廉于取名而銳于求志,薄于徼福而厚于得民,菲于奉身而燕及煢嫠,陋于希世而尚友千古。

    然而,周敦頤活著的時候名氣并不大。他的思想只在基層往來中傳播,直到死后才像白蓮綻放般盡釋清芳。

    兩漢而下,儒學幾至大壞。千有余載,至宋中葉,周敦頤出于舂陵,乃得圣賢不傳之學,作《太極圖說》、《通書》,推明陰陽五行之理,明于天而性于人者...

    天心恒常,吾道不孤!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秦嶺一白  > 歷史人物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品讀 《愛蓮說》宋.周敦頤
《品讀》《愛蓮說》周敦頤
《愛蓮說》---周敦頤(宋代)
愛蓮說—周敦頤
周姓大門對聯來龍去脈
人品高潔胸懷灑落光風霽月銳于求志之千古散文名篇《愛蓮說》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