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道德經第二十六章原文及譯文

[原文]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①。是以君子②終日行不離輜重③,雖有榮觀④,燕處⑤超然。奈何萬乘之主⑥,而以身輕天下⑦?輕則失根⑧,躁則失君。


[譯文]

厚重是輕率的根本,靜定是躁動的主宰。因此君子終日行走,不離開載裝行李的車輛,雖然有美食勝景吸引著他,卻能安然處之。為什么大國的君主,還要輕率躁動以治天下呢?輕率就會失去根本;急躁就會喪失主導。


[注釋]

①躁:動。君:主宰。

②君子:一本作“圣人”。指理想之主。

③輜重:軍中載運器械、糧食的車輛。

④榮觀:貴族游玩的地方。指華麗的生活。

⑤燕處:安居之地;安然處之。

⑥萬乘之主:乘指車子的數量?!巴虺恕敝贛滌斜低蛄鏡拇蠊?。

⑦以身輕天下:治天下而輕視自己的生命。

⑧輕則失根:輕浮縱欲,則失治身之根。


[延伸閱讀1]王弼《道德經注》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
凡物輕不能載重,小不能鎮大。不行者使行,不動者制動,是以重必為輕根,靜必為躁君也。

是以圣人終日行不離輜重。
以重為本,故不離。

雖有榮觀,燕處超然。
不以經心也。

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輕則失本,躁則失君。
輕不鎮重也,失本為喪身也,失君為失君位也。


[延伸閱讀2]蘇轍《老子解》

重為輕根,靜為躁君。
凡物輕不能載重,小不能鎮大,不行者使行,不動者制動,故輕以重為根,躁以靜為君。

是以君子終日行不離輜重。雖有榮 觀,燕處超然。
行欲輕而不離輜重,榮觀雖樂而必有燕處,重靜之不可失如此。

奈何萬乘之主,而以身輕天下。
人主以身任天下,而輕其身,則不足以任天下矣。

輕則失臣,躁則失君。
輕與躁無施而可,然君輕則臣知其不足賴,臣躁則君知其志於利,故曰輕則失臣,躁則失君。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道德經》第26章:重為輕根,靜為躁君,是以君子終日行不離輜重;雖有榮觀,燕處超然。奈何以萬乘之主,...
【共讀】《道德經》第二十六章
老子《道德經》原文及譯文1-9章
老子《道德經》后40章原文及譯文
老子道德經第四十三章原文及譯文
老子《道德經》原文及譯文10-18章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