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修好自己這顆心,可以百病不侵

      他早早的就告訴了世人最好的人生答案——天地雖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雖凡夫俗子,皆可為圣賢”,即使不是讀書人的平民百姓、也可以成為圣人。

      修好自己這顆心,你可以百病不侵。

      只可惜,明白的人很多,做的人很少。

      好了廢話不多說,今天我們來看看他。

      公元(1472年),王陽明出生在浙江余姚。

      王家經濟條件不錯,屬于那種家里有礦的那種,父親王華是成化十七年(1481年)狀元,官至南京吏部尚書。

      中國狀元很多,在近乎1300年的歲月里一共誕生了592位狀元。

      能混到歷史留名的并不多。

      王華恰好是其中之一。

      他知識淵博,為人正直,還寫了一手好字,如果這些官場最大的硬件,那么他還有一個別人沒有的軟件,他是明孝宗皇帝的老師。

      無論是官場、還是商場他都吃香喝辣的很自在。

      在王華的經營下,王家積攢的礦也越來越多,差不多可以排上當年余姚十大富豪榜的前三位。

      這樣的家世,自然需要一個天才的繼承人。

      作為王家上下都期盼的繼承人,王陽明還是對得起繼承人三個字,就連出生都帶著主角光環踏夢而來。

      據說他的母親生他的時候,他的祖母夢見天神衣緋玉,云中鼓吹,抱一赤子,從天而降,祖父遂為他取名為“云”,并給他居住的地方起名為“瑞云樓”。

      盡管長到五歲沒能開口說話,但沉默的背后卻養成了一樣過目不忘的本領。

      他記住祖父讀過了的所有書目。

      這樣的本領吸引了王家上下的注意,就是來王家打秋風的高僧也一臉羨慕的摸著他的頭說“好個孩兒,可惜道破?!?/p>

      這待遇,你說他不是主角,誰信。

      反正我是不信。

      如果說這種小打小鬧還不能體現王陽明的主角光環,那么十二歲那年足夠說明的這一切。

      公元1483年,12歲的王陽明在北京的私塾讀書。

      這天,心血來潮他拉著老師問:“天下可做的事諸多,何謂第一等事?”這話的意思其實就是問,人生的終極價值到底是什么?

      這個為有點深奧,根本不是一個12歲的孩子能問出來的,所以老師先是吃了一驚,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苦思冥想了一會兒,才給出了一個自認最完美的回答:“當然是讀書做大官啊?!薄?/p>

      應該說,這是一個很符合當下價值觀的答案。

      老師本以為,這個孩子必然會心滿意足,作為一個讀書人,作為一個世家子弟,讀書考科舉是第一要務。

      但他錯了,讀書做大官的確是個好理想,但不是唯一的理想。

      至少在王陽明看來,這個答案并不是唯一。

      史書記載,王陽明當場就對這個答案表示了不滿,他對老師搖了搖頭,然后一字一字的說:“我認為不是這樣的。我以為第一等事應是讀書做圣賢?!?/p>

      這個答案讓老師久久不語。

      “這孩子瘋了?!?/p>

      和所有現代的老師一樣,老師第一時間找家長。

      得知兒子在學校的具體表現,王華表現的很有風度,既沒有打,也沒有罵,而是將王陽明帶到了居庸關。

      為什么要這么做?王華盯著兒子問。

      “我只是說了實話而已,沒做什么出格的事?!蓖躚裘鞣床檔乃?。

      “那是理想么,圣人你當是吃飯,人人都能當的?!蓖躉锎?。

      山近月遠覺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

      若人有眼大如天,當見山高月更闊。

      一直低著頭的王陽明念出了這四句詩,這是王陽明第一首流傳千古的詩作。

      四句詩的意思只有一個,那就是告訴老爹,要想看到事物的本質,就必須變換角度,多維度地去認識事物。不能以一時一地一人的認識為真理。否則就會變成井底之蛙。

      你做了狀元,未必人人都喜歡做狀元。

      至少,我不想。

      我只想做圣人,讓世代學習、敬仰。

      只要心中有夢,未必沒有實現的可能。

      和老師一樣,王華許久沒說話。

      兒子的四句詩似乎給了他一種別具生面的看法,他雖不敢茍同,卻找不到理由來反駁。

      難道我錯了么?

      這個疑惑一直藏在王華的心頭久久不去。

      隨著時光的溜走,某種不安的心思在他一直心頭揮之不去,他很清楚,這孩子如果再不加以引導。

      自己的一世英名要毀了。

      基于這個認知,也是為了徹底掐死王陽明心頭的那股不安分的理想,王華迅速做出了決策——成親。

      經過多番考察與商量,王華選中了江西南昌的一個官家小姐,便催促他離開的京城。

      你喜歡鬧,就去江西鬧吧。

      天高皇帝遠,我權當看不見。

      此時的王陽明還只是十幾歲的孩子,自然沒有反駁家長制的能力,胳膊在沒有長成大腿之前,終究是拗不過大腿的。

      七十歲的王陽明只能去江西成親。

      這次結婚經歷不亞于王老虎搶親,過程精彩無比。

      正因為過于難忘,王陽明除了完成了男人的蛻變之外,還意外打通了自己的任通二脈。

      一直困惑在心頭的問題,在結婚的某一天忽然開朗起來。

      做圣人,什么是圣人,如何做圣人。

      這個終極命題在這之前一直困擾著他,但他現在明白了。

      一切的答案就在于——“格物致知?!?/p>

      而要弄明白這一切之前,他需要用心去感受。

      這是一條追求理想的道路,也是一條充滿堅毅的道路,沒有強大的毅力,沒有天才一般的感悟,根本走不下去。

      值得慶幸的是十七歲的王陽明埋頭走了下去。

      多少個夜晚他都坐在燈火下苦思冥想,多少次在夢里,他苦苦掙扎。

      終于,他感悟到了,那個自己苦思冥想的答案就在書本里。

      在一個足以載入史冊的早晨,王陽明返回了北京。

      這天和往常一樣,王華第一時間就去了兒子的房間抽查兒子的家庭作業,但這天兒子不見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王華很焦急。

      他很清楚一個不足眼前這個二十歲的青年就是一顆定時炸彈,稍有不慎就會爆炸。

      一直壓在他心頭的那股不安突如其來地涌在了他的心頭。

      他發動了府上所有人的去尋找。

      天快黑的時候,王家上下才在自家后院的一片竹林里找到了他。

      王陽明正盯著竹子看,一動不動,宛如一尊木雕。

      “你又在干什么?”王華問。

      王陽明沒有看走過來的父親,他依舊盯著竹子,許久才對父親說:“我在領悟圣人之道!”

      完了,完了,我王家竟出了這等瘋癲之人。

      王華大怒而去。

      王陽明渾然不覺,依舊盯著竹子。

      “ 格物致知”,方才是大道。

      我要看看圣人的大道。

      這一刻王陽明想的是道,為此,他格了七天七夜。

      結果,他失敗了。

      失敗的結果給了他人生的第一個肯定的答案——原來圣人的話也未必正確,圣人的道,也未必都是通天大道。這就是中國哲學史上著名的“守仁格竹”。

      就在王陽明準備進一步研究的時候,王華卻一把扼殺了他的進一步走下去的念頭,并且給出了通殺令——考科考。

      事實證明,科舉制度在經過唐宋元明的層層發展與完善,早已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考試內容。

      王陽明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畢竟是行不通,一連考了兩次都沒考上。

      直到弘治十二年(1499年),二十八歲的他參加禮部會試,應該說,老天爺還是照顧了這位中國天才。

      他高中了,因考試出色,舉南宮第二人,賜二甲進士第七人,觀政工部。

      渾渾噩噩了二十余年,頭一次有了正經工作——做官。

      對此,王陽明沒在意。

      先前一直被他放下的疑問,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

      無數的夜晚他在捫心自問,既然圣人的大道都不是正確答案,那什么才是正確的呢?

      這是一個磨人的哲學問題。

      即便是天才一時也未必能找到答案。

      但老天爺對王陽明終究是厚愛的,給了他答案。

      公元(1506年)冬,宦官劉瑾擅政,并逮捕南京給事中御史戴銑等二十余人,烏煙瘴氣的朝政讓王陽明很苦惱,他上書了。

      書中他大罵劉謹。

      事實證明,沖動是要受到懲罰的。

      王陽明的奏章差點沒讓劉公公氣得吐血,出于報復,劉公公特別照顧了他。

      杖四十,謫貶至貴州龍?。ü笱粑鞅逼呤?,修文縣治)當龍場驛棧驛丞。

      父親王華也被趕出北京,調任南京吏部尚書。

      光是這樣還不足以解氣,劉公公還特意安排了兩個殺手一路進行特別照顧。

      面對著苦難,王陽明笑了。

      客行日日萬鋒頭,山水南來亦勝游。

      布谷鳥啼村雨暗,刺桐花暝石溪幽。

      蠻煙喜過青揚瘴,鄉思愁經芳杜洲。

      身在夜郎家萬里,五云天北是神州。

      在那兒不是做事,在哪兒丟失家,怕什么。

      貴州既安靜又困難的環境,給了更多的空間來思考。

      無數個日日夜夜,除了吃飯剩下的就是思考,在一個漆黑的夜晚,腦海里忽然有了一道光。

      他醒悟了。

      原來“圣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誤也?!?/p>

      得知答案,他開始打造屬于自己的專場。

      如果說三十歲之前,他正經的干過一件事,除了科舉,就剩下這一件。

      比起科舉的被動,這次是舉動的。

      事實證明,世間一切的成就都是來自課外。

      王陽明也不例外。

      經過這次悟道,王陽明開始嘗試的教學,通過學生,他告訴世人,所謂的天道其實就是人心。

      任何人,只要通過人心的“良知”開導,就可以“安天下之民”、“成天下之治”。

      你想要的,只要你肯做,就一定能得到。

      這是一種難得的精神力量。

      在誕生的那一刻就預示著會走向輝煌,順帶飄洋過海到了日本、韓國等東亞國家。

      后面的事,用不著多說,其實大家都知道。

      王陽明從貴州回來了。

      公元四年(1509年),王陽明謫戍期滿,復官廬陵縣(今江西吉安)知縣。

      就在當年的夏天,劉瑾被楊一清聯合宦官張永設計除去,人生最大的敵人就此遠去。

      生活開始變得美好。

      他被調任南京刑部主事,兩年后,被召入京,歷任吏部驗封司主事、署員外郎、吏部文選司主事。

      他的過人才能終于取得了世人的認可。

      兵部的主要負責人王瓊看上了他,推薦他巡撫南(安)、贛(州)、?。ㄖ藎?、漳(州),并且給了一個終極任務——剿匪。

      每次看到這兒,我總是忍不住對王瓊的這個決定說聲好,如果,如果沒有這次英明的決定,也許歷史就要改寫。

      因為正是這次英明的決定,挽救了大明。

      一直懸而未解的匪患,在王陽明的手中,不過半年的功夫就蕩平了,就連一直蠢蠢欲動的寧王也成了他展示才能的對象。

      寧王在江西20余年,憑著心頭的那股不甘,決心造反。

      20年的經營在碰上了王陽明的那一刻徹底的土崩瓦解。

      只用了35天的戰斗,萬余人的雜牌軍隊,王陽明終結了寧王。

      那種聲東擊西,挖坑、造假、虛張聲勢,不按常理出牌的兵法套路,讓整個世界都為之瘋狂。

      然而,這次平叛大功卻沒有得到武宗的認同,這位荒唐的皇帝,竟荒唐到希望王守仁將朱宸濠釋放,然后再由自己親自“擒獲”朱宸濠,以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皇帝荒唐的舉動讓王陽明心頭一疼,他呢喃了聲:“破山中賊易,破心中賊難。)”原來打敗山里的賊寇非常容易,但是想要擊敗心理的陰暗面就非常困難了。

      作為大明數一數二的天才,他敏銳的小心臟告訴他,急流勇退才是王道。

      他脫下了官服,換上了便裝,一身輕松的去了九華山,一路走一路看,九華山沿途秀麗的景色無不讓他歡喜。

      也許世間在沒有比遵從自己的內心更讓人歡悅的事。

      只可惜,朝廷沒這個意思。

      一紙詔書,硬生生地將他從九華山拉了回來。

      “修道,沒門?!?/p>

      為了彰顯朝廷的恩寵,剛剛登基的皇帝對他還算夠意思,加封他為新建伯,世襲。

      官越做越大,王陽明卻越來越不開心。

      心頭的那個呼喚不住地在叫喚:“退了啊, 這個不適合你,真正的大事正等著你來實現呢?”

      機會終于來了。

      公元(1522年),父親王華去世,王陽明離任回家守孝,想起父親昔日的容顏,不由得悲從心頭來。

      由于過于悲痛,他病倒了。

      迷糊之間,他似乎又聽到了父親的勸告:“孩子,做你喜歡做的事吧,這個世道,需要你的人還很多?”

      那一刻,他用力地點了頭,世間萬物,還有比修好自己這顆心更重要,也許修好了它,這個世界可以變得百毒不侵。

      三天后,王陽明徹底放下了所有的一切。

      往日的種種宛如天上云朵一般從他心頭一一閃過,最終能留下的不過拿那顆救世的心。

      他松了一口氣,終于可以開始了。

      此后的王陽明徹底放下了架子,四處游歷講學,無論是貧是富,只要愿意學,他都用心教。

      很快,他有了第一批學生。

      跟著是第二批。

      第三批。

      ……

      學生如同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過硬的教學方法,實用的教學手段,以及先進的理論知識,迅速打破了當年理學所壟斷的市場。

      又過了幾年,他的弟子開始名揚天下。

      王棟、徐樾、趙貞吉、何心隱、徐階、張居正都開始展露頭角。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王陽明滿意地點了點頭:“無憾了?!?/p>

      這天,他喊來了自己兩個學生,對他說道:“我時候到了,我畢生所學還有四句沒有傳給你?今日就一并傳給了你們?!?/p>

      學生心頭悲傷,卻不得不打起精神來聆聽,生怕錯過了老師的教誨。

      此時天地一片寧靜,唯有風吹過空曠的田野,充滿了美感。

      王陽明深吸了一口氣,忽地大聲念道:“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p>

      凡夫俗子,只要有良知,皆可為圣賢,這是人的本性。

      這四句教誨,如同田野的風迅速傳遍了天下。

      公元1528年的一個夜晚,剛剛從戰場回來的王陽明從一場夢境醒來。

      他仰起頭看了看四周,忽然問弟子:“到哪里了?”

      弟子回道:“青龍鋪(今大余縣青龍鎮赤江村)?!?/p>

      王陽明又問:“船好像停了?”

      弟子回答:“在章江河畔?!?/p>

      王陽明笑了一下:“到南康還有多遠?”

      弟子回答:還有一大段距離。

      “這次怕是來不及了!”王陽明輕嘆了口氣,看了看天,然后讓人替他更換了衣冠,從床上坐了起來,目視前方。

      如此坐了一夜。

      第二天凌晨,他讓人把學生周積叫了過來,對他說道:“我要走了?!?/p>

      周積哭了一陣,方才想起什么,忙問:“老師有何遺言?”

      黎明的天空一片寧靜,尚未落下去的月光皎潔如學。

      王陽明吸了一口氣,用生平最后的氣力對周積微微一笑,然后緩緩說道:“此心光明,亦復何言?”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舊時斜陽  > 歷史的臉譜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王陽明傳奇:此心光明,亦復何言
明朝牛逼狀元,卻養了一個“熊孩子”娃兒——一代大儒王陽明
王陽明寫給父親書札
王守仁| 四方英杰,各有異同,議論紛紛,多言何意?
為做圣賢,王陽明決定“格竹”,但為什么最后失敗了?
歷史上最后一位圣人,自此再無圣人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