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征明——一生癡傻也風流

(1470年11月28日),文征明出生了。

這個孩子似乎從一出生就預示著凡事都要比別人慢半拍一般,就是第一聲啼哭,也是醞釀了許久才給父母報了一聲平安。

此后他充分將凡事慢半拍的風格發揚光大。

2歲不會走路。

6歲仍舊站不穩。

9歲尚口齒不清。

(八、九歲語猶不甚了了)

文家乃文學世家,這樣的一個笨孩子,當然不討喜。

但老爹文林卻對這個兒子十分看好,甚至公開說自己的兒子日后成就非凡。

“兒幸晚成,無害也?!薄牧?/p>

筆者很不清楚文林這份自信來自哪里,但我們不否認他的眼光很準。

11歲那年,文征明能說話了,自此開始讀書。

作為人生的第一個導師,林文似乎很精通柳宗元的教育論。

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筑欲密。既然已,勿動勿慮,去不復顧……茍有能反是者,則又愛之太恩,憂之太勤,旦視而暮撫,已去而復顧,甚者爪其膚以驗其生枯,搖其本以觀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離矣。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仇之,故不我若也。

最好的教育來不得半點急功近利,唯有找到孩子的興趣愛好,因材施教,才是最正確的教學方法。

所以林文給文征明找了三個老師。

我們不得不承認,在這一點上,林老爹的眼光依舊很準。

詩文是吳寬,書法是太仆少卿李應禎,繪畫是沈周。

這三個人對他的幫助,可謂是巨大的。

日后,文征明能被人稱為一代文宗,“四絕”全才得益于三位老師的悉心教導。

對于學習,他學得很慢,走得也慢。

比起好朋友唐伯虎,他自始至終都是別人眼里笨人。

但他并不在乎。

這世上有鮮花也得有綠葉,做不了鮮花,做個綠葉也不錯。

公元1498年,26歲的文徵明和29歲唐伯虎一起到南京參加鄉試。

這是一場聰明人與笨人的較量,是一場鮮花與綠葉的比較。

唐伯虎是一個才華外露的人,比起笨笨的文征明,這樣的人無疑是世人眼里的天之驕子。

事實上唐伯虎也不負眾望,一舉考取了解元,比起唐伯虎的耀眼。

文征明就顯得寒酸了許多,據說,在好友唐伯虎高中的時候,他也在人堆里觀看,等人走完了,他才怯怯地湊到了榜單前,盯著斗牛一般的雙眼,將榜單完完整整的看了兩遍。

結果是沒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那一刻,文征明的心情可想而知,縱然他能看破功名,但畢竟年輕,所以那一夜他失眠了,并寫了兩句詩。

功名無據頻占夢,風土難便苦憶歸。

內心的失落感,讓文征明痛苦不已。好在還有安慰。

看到這兒,筆者總想給林老爹點個贊,這位偉大的父親似乎很早就懂得一個道理。

讓一個失敗者重拾信心的永遠是來自親人的鼓勵。

他一如既往的鼓勵自己的兒子,他拍著文征明的肩膀說:“子畏之才宜發解,然其輕浮,恐終無成,吾兒他日之遠到,非所及也?。ㄌ撇⑺溆脅?,但為人輕浮,我兒他日所得的成就,不是唐寅能追趕得上的)。

如果說這是天氣預報,那么將會是歷史上最準確的天氣預報。

因為在一年后,一切如他所料。

春風得意的唐伯虎進京參加會試,文征明送行。

唐伯虎當然想不到他輝煌的人生在尚未走上頂點的時候就悄然落寞了。

由于為人灑脫放浪不羈,加上過于高調,他被人舉報了。

舉報的理由很簡單——考試作弊。

我們當然相信以唐伯虎的才華,根本無需這樣,但架不住你有豬一樣的隊友。

富人子弟徐經買通考官、科場舞弊確實實實在在的。

一場豪華盛宴尚未吃完,唐伯虎就入了監獄。

這事最終因無證據,成了一樁莫須有的指控,但可以肯定的是唐伯虎的后半生命運就此改變。

而當初堪稱天氣預報一般的林文第二年就病逝在溫州任上。

文家就此走上了下坡路。

而我們的豬腳也終于撕下了扮豬吃虎的面具,開始走向人生的頂峰。

他雖然走得慢,但目標堅定,毅力超常,當一切水到渠成的時候,全世界似乎都給他讓路了。

當時,按照明代官場慣例,官員死在任上,地方會給一些財物作喪葬之用,這筆錢據說不少。

對于一個失去了主心骨的文家來說,這筆錢絕對算得上是巨款。

但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對于如此合情合理的收入,文征明選擇了謝絕。

不明白,不明白,這人是不是傻了。

他傻么,也許有點,但誰又敢說這不是大愚若愚后的智慧呢?

當時的文征明,還專門寫了一封答謝書,大意是:“我的父親,在貴地做太守,從來沒有從公中取過一絲一毫的錢財,不幸因為疾病去世,也算壽終正寢,走得堂堂正正,今天我若接納了大家的貢獻,就是欺負了死去的老父。而且,父親死得清清白白,我這不肖子豈能不堂堂正正地活下去嗎?用死去的親人來為自己謀利,我不忍為,我就是再沒出息,也不會讓死去的父親因為我而在聲名上蒙上污點……”

一切的答案似乎在這一刻全都揭曉了,他笨么,或許有,但傻么?

未必。

公元1514年,寧王朱宸濠準備打造屬于的時代。

為此,他開始四處召集有用的人才,蘇州自古是文化集聚之地,人才相對較多。

寧王的人來了,他第一個想到的是落魄的唐伯虎。

一個男人沒有了愛情,沒了功名,唯有事業可以讓他重新崛起。

所以唐伯虎應聘,去了南昌。

領走前文征明拉著唐伯虎的衣袖勸他不要去,可惜唐伯虎沒有聽。

幾日后,寧王的人來請文征明,給出的條件著實優厚,五險一金,房子分配,企業是國企,周六周日雙休。

無論來人如何勸說,文征明給人的就兩個字:“不去!”

來人一看好家伙敬酒不吃吃罰酒,就在準備動粗的時,文征明病了。

歷史上碰上了大事總有那么幾個人病。

曹操要用司馬懿,司馬懿病了,建文帝要殺叔時,叔叔病了。

事實證明,文征明的這一次的病來得很及時。

唐伯虎離開的半年,寧王就開始有了造反的跡象。

聰明如唐伯虎這才知道,自己原來上了海盜船,還好船開得不算遠。

他想下船,但寧王不許。

聰明的頭腦再一次解救了他,他開始效仿了先輩孫臏。(見孫臏——天才都是裝出來的)

裝瘋賣傻,日日縱酒,過分的時候甚至在大街上裸奔。(佯狂使酒,露其丑穢)

為了活命,只能犧牲色相了。

只可惜,那是一個沒有相機的時代,否則就靠這張畫面,沒準世上最貴的畫就不是《春樹秋香圖》了。

如此反復走了個幾回,徹底吸引了狗仔隊的主意,這下寧王開始擔心了。

自己事業未成,萬一碰上了刨根問底的,我還干不干事業。

總不能為了一個唐伯虎這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吧,最終把他打發走了。

幾年后寧王果然起兵謀反,被初出茅廬的王陽明一舉挫敗。

唐伯虎因為走得及時,總算是沒事。

這事兒在當時廣為流傳,比起唐伯虎的后知后覺,這個生來笨笨的男人竟走在了前端。

難怪后來唐伯虎要拜文徵明為師。

但這份覺悟來得太遲了。

公元1524年,落魄一生的唐伯虎帶著滿腔的悲苦離開了人世。

老天爺似乎預示著什么,唐伯虎的離開似乎給文征明帶來的了無盡的好運。

他的人生開始開掛。

就在這一年,他受工部尚書李充嗣的推薦以貢生進京,考試合格,他開始做官了。

(起草詔令,議論時事的翰林院待詔)

這一年,他已經54歲。

多年渴望在這一刻化為了現實,但現實的殘酷在于這一切原來并不是那么美好。

做了一年官的文征明很快就發現,他并適應這里。

沒有官身的日子里,他渴望,如今到手了卻發現原來的原來,這一切就是這么回事。

原來,圍城的外面比里面更好。

退了吧,這里不適合我。

他想退,可吏部并放人。

于是在今后的三年里,他演繹了一道傳說,他不停地遞交辭職報告,吏部卻沒打算放人。

大概是他的決心感動了上司,嘉靖五年丙戌(1526年),上頭批了他的辭職報告。

得知自己可以離開京城,他興奮的寫道:“獨騎羸馬出楓宸,回首長安萬斛塵?!?/p>

看,我終于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又可以回到青山綠水之中了,哪里才是我的家。

這一年,他的好友祝枝山去世。

失去好友的這份苦楚,歷史沒有任何的記載。

但在未來的三十年里,文征明全身心致力于詩文書畫,昔日朋友沒能做到了,或者做到的,他又重新做了一遍。

這份愚公式的努力,換來的成果是巨大的。

一切如當年的林老爹預料的一樣。

八十四歲的文征明,已是聲譽卓著,號稱“文筆遍天下”,購求他的書畫者踏破門坎,說他“海宇欽慕,縑素山積”。吳門之風盛極一時。

當年的那個癡笨的孩子,此刻已經走上了人生的巔峰,但他渾然不覺,似乎一如當年那個笨笨的孩子。

這一年,文征明家里沒米下鍋,只好向好友陳鑰借米。

這事兒被前來蘇杭諸府治水的御史俞諫知道了,有意幫忙。

便把文征明請到府中,倆人暢談了一番書畫藝術,十分投緣。

臨走,俞諫說:“聽說你家很貧寒……”

不料,文徵明不等他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我并不貧寒?!?/p>

俞諫很驚異,指著他所穿的襤褸衣服說:“不貧寒為什么這樣破損的還穿呢?”

文征明淡定地回答:“這是因為下雨,才穿破衣服出來?!?

明明生活困難,卻固執的不要施舍。

在這個年邁的老人看來,世事有千變,人生無百年。

所求何必那么多呢?

正是這份癡,這份笨,他才年近九十歲時,還孜孜不倦,為人書墓志銘,未待寫完,“便置筆端坐而逝”。

走得很平靜,一如他當年來的那般。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舊時斜陽  > 歷史的臉譜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被騙多年,唐伯虎的確是被窮死的!
生活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