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離奇”的港式譯名:不要告訴我答案,讓我猜!

    翻譯是個奇妙活。一個翻譯,如果出現任何差池都可能造成誤會,帶來不理想的結果。

    例如,當初可口可樂進入中國市場時,一些本地零售商就為其起了一個有毒的名字——“蝌蝌啃蠟”或是“口啃蚪蠟”。


    在那個年代,廣大民眾要鼓起多大的勇氣,才敢喝下這種冒著氣泡的棕色液體。更何況,這古怪的名字光聽著都有種要中毒的感覺,試問這銷量怎么可能上得去?


    幸好,后來官方通過350英鎊的獎金懸賞廣征譯名,才獲得“可口可樂”這一絕世好名。

    1

    而翻譯的奇妙之處也就在于此,它并非只是兩種語言之間的直接轉換。另外,在特定的社會歷史環境中,譯者的翻譯意識和表達會受到環境的影響和制約。

    在我國,中國內地、中國香港、中國臺灣三個地區文化同種同源,一脈相承,但由于歷史原因,在語言表達和習慣又存在明顯差異。這就導致了一些翻譯上的不同,出現“一國三譯”的情況。
     
    《肖申克的救贖》臺譯名為《刺激1995》

    無論是外國人名、電影名稱還是其他別的專有名詞的翻譯差異,都會讓人進入雞同鴨講的窘境。有時候,這些差異還會引起網友的瘋狂吐槽。
     
    我們先來猜個謎——【rock sugar sydney】,打一種食物名詞。很多人第一感覺會認為,這是悉尼的一種當地食物。但事實上,它想表達的是一種中國的傳統名點——冰糖雪梨。
     

    盡管rock sugar sydney本身就是個典型的“神翻譯”,類似于將冬瓜茶譯為“winter melon tea”,存在錯譯但至少能讓人看懂說的是什么。

    不過,rock sugar sydney這一錯譯終究不友好。

    雪梨,其實是早期廣東移民對悉尼約定俗稱的稱呼。后來不說粵語的中國臺灣,也照樣用了雪梨這一譯名,如雪梨大學、雪梨機場、雪梨歌劇院等。只是受中國內地的影響,近年來港澳地區才譯法趨同,逐漸改用了悉尼。
     
    “雪梨”歌劇院

    一個詞的翻譯,經常與歷史、文化等的發展糾纏在一起,可謂錯綜復雜。但這其中,也有一些規律可循。其實對于地名和人名的翻譯,一般都會采用音譯法,也就是根據外來詞的發音,用讀音適合的漢字組成漢詞。

    中國幅員遼闊,盡管書寫得到統一,但方言卻依然盛行。于是,一些外來詞的最早期翻譯就經常被方言帶歪。

    例如,最早將Holmes譯成“福爾摩斯”的,便是一位“胡”建人。而其更早翻譯版是在1896年,那時Holmes還曾被吳語譯者譯為“呵爾唔斯”,其中Watson則被稱為“滑震”,讓人覺得一頭霧水。

    《 時務報》刊發的“記傴者復仇事”,我們現在通常翻譯為“駝背人”

    而說起方言,最受歡迎的莫過于粵語了。

    所以,在粵語使用習慣更強勢的中國香港地區,一些人名地名的翻譯就會受到粵語發音的嚴重影響。而這些譯名,也往往讓內地人覺得古怪和難以理解。

    拿破侖敗北之地“滑鐵盧”Waterloo Road,則被港譯為“窩打老”。美國“好萊塢” Hollywood大在香港的譯名則為荷李活。

    香港的窩打老道和荷李活道

    另外,港譯人名也同樣讓內地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例如,球星內馬爾(Neymar)、貝克漢姆(Beckham)和梅西(Messi),分別就被譯成了怪怪的“尼瑪”“碧咸”和“美斯”。

    當然,最讓人崩潰的還是那幾個“拿度”,拿度——納達爾(Nadal)、朗拿度——羅納爾多(Ronaldo),朗拿甸奴——羅納爾迪尼奧(Ronaldinho),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

    為了區分更好地區分兩個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則更多被簡稱為C朗,也即C羅。
     
    尼瑪,美斯,C朗拿度

    如果你是一個初到中國香港的內地球迷,看著這些陌生的名字可能就要懷疑自己看的是另一個世界的足球。

    而這兩地譯名差別也鬧出了不少笑話。

    例如,譚詠麟曾發過一條微博:“尼瑪上半場光芒四射,完場后更有大將之風主動和敗方球員握手!”。結果這條微博一出,內地網友一頭問號,尼瑪不是粗話和網絡用語嗎?譚校長怎么公開罵內馬爾呢?


    2

    不過,如果你用粵語將上面這些譯名讀出來,就會發現其中的妙處了。例如,梅西那有點女性化的港譯名“美斯”,其粵語讀音就與普通話梅西一模一樣。
     

    而一般而言,港譯都會比中譯更加簡潔些。

    粵語含有完整的九聲六調,較完美地保留了古漢語特征。而源于北京官話的普通話,則只有四個聲調。而在韻尾發達的粵語中,收尾的輔音就有-p、 –t 、–k、 –m、 –n 、–ng共6個。但普通話的韻尾則只有-n和–ng兩個,比粵語少了整整4個。

    因此在普通話翻譯的過程中,就經常需要多出一到兩個字,用來翻譯外語輔音。于是,在習慣一個音節一個音去翻譯的內地翻譯中,外語中的一些清輔音會加重濁化。特別是在翻譯發音音節超多的俄國名字,普通話也顯得格外吃力。


    但在粵語翻譯中,韻尾發達的優勢就顯現出來了。就拿Beckham的翻譯來看,普通話譯為“貝克漢姆”明顯加重ck和m。而“碧咸”二字的粵語讀音,就已經是“bik haam”了,既簡潔又符合發音。

    所以說,當你用普通話念貝克漢姆時,貝克漢姆本人大概率不會知道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但如果你用粵語讀“碧咸”二字時,他可能就聽懂了。

    此外,香港用的是繁體字,咸字解作“全、都”的意思,例如,中國的咸豐年號就有普遍豐衣足食之意。

    送給碧咸的中文對聯

    和碧咸一樣妙的翻譯還有其他,例如倫敦的Gatwick Airport普通話會譯為蓋特威克機場,但粵語翻譯則“吉域機場”,其粵語發音與英語發音就幾乎是一樣的。再如粵語中直接吸收的一些外來詞,如lift(升降機)就寫作粵語字“?”,讀音為“lip”。

    3

    普通話與粵語發音不同只是其中一點。而事實上,在翻譯規則上中國內地和中國香港也有些許不同。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我們就開始對人名、地名的翻譯進行規范了。除了以前留下的一些約定成俗的譯名,中國內地開始使用統一的漢字進行更加標準化的翻譯,走向規范化。當時具體到人名的翻譯,則由新華社譯名室制定,遵從較為嚴格的一個音節一個音的音譯法,慎用意譯原則。


    在90年代前,新華社譯名室陸續出版了英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葡萄牙文、法文、德文等姓名譯名手冊,1993年出版了近4000頁的《世界人名翻譯大辭典》。

    但港臺翻譯,就比較狂放自由了,沒有特意規范或指引譯者。而翻譯者一向以約定俗成的譯法翻譯,也更容易出現一人或一物多名的情況。

    此外,對于那些音譯出來特別長的人名,他們也不會過于拘泥于一個音節一個音的音譯法,而是適當地簡化。

    例如,1953就任美國總統的Dwight Eisenhower,中國內地的翻譯是“艾森豪威爾”,中國臺灣則譯為“艾森豪”,中國香港則兩可之間。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這一超長名字則被簡化為“斯坦尼”。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蘇俄時期著名的戲劇理論家,著作《演員的自我修養》

    此外,在內地人名的譯法會更注重“中外之外”和“名從主人”。也就是說,這種譯名一出來,我們基本就能猜到名字所屬之人為外國人,甚至具體到哪國人。
     
    但在港臺地區,情況也有所不同。除了翻譯得比較狂放以外,其另外的一個特點的就是傾向于用中國的姓和名來翻譯洋名。而這些漢化譯名,就具有非常強的迷惑性。

    我們在看港譯名“戴卓爾”或臺譯名“佘契爾”,就根本沒法聯想到英國前首相鐵娘子撒切爾夫人;而“夏萍”這么個富有瓊瑤氣息的人名,其實指的卻是港譯的奧黛麗·赫本。

    奧黛麗·赫本

    另外,漢化譯名的做法也并非港臺首創,這反而是從民國新文化運動以來,中國翻譯界沿襲下來的。當時很多的外國人,都有一個中式譯名。而其中一些漢化譯名也按約定俗稱,不宜修改的原因留了下來,如白求恩、羅斯福、高爾基、蕭伯納等。

    不過,現在這種完全漢化的譯名已經基本少見了,兩岸三地翻譯的天平也都傾向于音譯了。

    參考資料:

    娆ф床鍥藉鑱旇禌绉垎姒?:Transcreation – The Creative Side of Translation.multilingual.2015.05.15

    欧国联和欧洲杯 www.txkhb.com 王銀泉.兩岸四地外國專名翻譯異同趣談.中國日報網.2012.12.25

    Serpens.尼馬,朗拿度,碧咸,你們好.大象公會.2014.07.07

    金玉梅.比較我國大陸與港臺地區對外來專有名詞翻譯的異同[J].專業研究.2014,03:111-113

    駱傳偉.人名翻譯的策略和理據.外語研究.2014,2(144):77-81

    外國人名翻譯失范的原因、弊害及其對策.東北師大學報.2011,03(251):255-256

    維基百科詞條:中文翻譯、香港總督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八面楚風  > 歷史文化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旅游英語翻譯涉及的問題
好文案月薪10萬理所應當,看看這些絕妙的神翻譯!
英文電影的中文譯名
為什么火影忍者里面鳴人和佐助等的翻譯與其日文讀音完全不相同?
早年通外語的譯員不少不學無術,甚至為非作歹
不務正業造生僻字的中國化學家,爽了理科生卻為難了文科生?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