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鵑:愛風箏的女孩不會差

紫鵑是個可愛的姑娘。瀟湘館里,落下一只漂亮的蝴蝶風箏,紫鵑看了,愛得不行,準備收著大家玩。寶玉提醒,這風箏可能是大老爺院里嫣紅姑娘的,按說聽了這話,紫鵑該放手了吧,可她不,傲嬌表示,難道天下就沒有一樣的東西?

直到眾人說,放風箏就是放晦氣,這東西不能要。紫鵑才趕著“命小丫頭把風箏送出去”,她想的是,“倘有人來找,好與她們去的”。

這么愛風箏的,《紅樓夢》中只怕除了嫣紅姑娘,就是紫鵑了。

我們知道,紫鵑把瀟湘館打理得井井有條,各院或多或少都有事故,但瀟湘館的人,卻團結得像一塊鐵板,針扎不透水潑不進。即使是討人厭的婆子,也能呼應紫鵑的心事,在關鍵時刻,幫著紫鵑說話,“姨太太竟保媒做成這門親事是千妥萬妥的”。

瀟湘館在思想上能自上而下保持著高度的一致,這里面固然有黛玉的體恤向下,并不是傳說中的那樣目中無塵、孤高自許,但一定也是因了紫鵑的細心管理、不肯落人之后的精明與好強。

趙姨娘因了兄弟的死需要去守喪,丫頭小吉祥不知是真的沒衣裳出門,還是像雪雁想得那樣,自己有兩件子,只怕弄臟了舍不得穿,總之,就是想穿著雪雁的衣裳去守喪,雪雁拒絕了。

雪雁的理由是,又沒什么好處到我們這里,這是典型的只看眼前。紫鵑知道后覺得雪雁不妥,她婉轉地批評雪雁,聽起來竟像是表揚似的,“你這個小東西子倒也巧。你不借給她倒往我和姑娘身上推,怨不著你”,又問小吉祥什么時候去,意思是如果來得及,就借給小吉祥。很簡單,小吉祥的背后是趙姨娘,沒必要為了一件衣裳得罪這些人。

這就顯出了紫鵑的思慮周全,竟和寶釵的處世為人差不多。這不是圓滑,這是一種成熟到可以接納不同生態圈子甚至能見到眾生皆苦的世間真相的智慧。

大觀園抄檢,從紫鵑的房里抄出“一副束帶上的皮帶,兩個荷包并扇套,套內有扇子”。王善保家的自以為找到了紫鵑的短處,鳳姐從旁說,這自然是寶玉的舊東西,紫鵑笑著對眾人說,“直到如今,我們兩下里的東西也算不清,要問這些東西,連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

紫鵑收著寶玉舊日的東西,一可見她的細心;二可見她珍惜他們小時的情誼。但可惡王善保家的,竟然見人就咬,紫鵑并不慌張,她的態度是我懶得跟你解釋,懶得理你;當然,還有,我們和寶玉的關系是你們這些興風作浪的小人了解的嗎?綿里藏針地給了王善保家的一巴掌。

她是有資格這么做的,因為她是賈母那邊的丫頭。老太太房中的貓兒、狗兒都要愛護,更不要說老太太房中的丫頭。她的好朋友全都是白領中最能干的那一批。她自己說,我也是和襲人、鴛鴦是一伙的。她的見識和能力,讓她對苦有包容,對惡能還擊。

這樣一個姑娘,對政治婚姻也是有著清醒的認知的。不像香菱那樣呆頭呆腦,拿著敵人當朋友;也不像二姐那樣,一心撲到賈璉懷里,絕對的相信,自己能過上好日子;更不像迎春那樣,作為一個主子小姐,不思考自身性格缺陷,一味埋怨自己命苦。

紫鵑說,“公子王孫雖多,那一個不是三房五妾,今兒朝東,明兒朝西?要一個天仙來,也不過三夜五夕,也丟在脖子后頭了,甚至為妾為丫頭反目成仇的。不聞俗語說:‘萬兩黃金容易得,知心一個也難求’”。

這意味著紫鵑也是重視靈魂伴侶的,穿越過主仆的階層泡沫,深入到靈魂內里,我們看到不讀書的紫鵑同樣有一顆詩意玲瓏的心。

假若林妹妹因為憂慮無人做主,心事成空,只能暗自流眼淚,那么她有沒有意識到,身邊的紫鵑,其實更怕她無人做主、心事成空,暗自流眼淚?

紫鵑看到老太太日漸衰老而始終不肯開口為二玉訂婚,看到寶琴到來之后賈母喜歡的無可不可,竟是要毀了她的姑娘的姻緣,她坐不住了。

先是用言語試探寶玉,得到了寶玉的真心承諾;再抓住薛姨媽話頭,希望薛姨媽能玉成此事,“姨太太既有這主意,為什么不找太太說去”。

要知道,做這些事,說這些話,都是不合規矩的,甚至有可能惹禍上身,寶玉沒醒之前,老太太對她眼內出火,而薛姨媽則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開她玩笑,問她是不是想尋一個小女婿了?可是,她都顧不得了。

其實賈母培養出來的丫頭,除了工作能力出色之外,基本上都有點自己的小脾氣,都有超越常規的勇氣,比如襲人,很多人覺得襲人奴性,但襲人脾氣里帶著剛強,什么事兒都可以咬牙忍住,這就是本事,而鴛鴦更是剛烈,說到底,是賈母不欣賞只會一味做事的丫頭,她更喜歡有活力的生命。而紫鵑,無疑也是這類女孩。

她曾對寶玉說,“我并不是林家的人,偏把我給了林姑娘使,偏偏她又和我極好,比蘇州帶來的好十倍,一時一刻,我們倆個離不開。我如今心里卻愁她倘或要去了,我必要也跟了她去的。我若不去,辜負了我們素日的情長;若去了,又棄了本家”。

不可否認,她的勇敢里也有為自己考慮的成分,她想著能兩全。我喜歡這樣的紫鵑,這樣的紫鵑才是可感可觸的,才是我們身邊的人。她并不是完美到一心只為姑娘著想絲毫沒有一點私心的雕塑,相信作者也無意于此。

又有人說,她其實也想嫁給寶玉的,這簡直是無中生有,我沒看到在任何地方紫鵑流露過此類意思,但就算這樣,那又如何?寶玉是有魅力的,他不光是襲人的,晴雯的,紫鵑也可以做一個小小的夢,她有這樣的權利啊。

寶玉曾說,“只這兩三個人還可以同生共死”,林妹妹和襲人肯定包括其中,那么有沒有第三個人,如果有,第三個人是誰?定是紫鵑。

我相信,紫鵑的好存于寶玉的潛意識里,不自覺就給了她一個位置,所以他不確定說就是這兩個人可以同生共死,他說這兩三個人。但這并不意味著,紫鵑會走金釧的路線或寶蟾的路線,她不會那么輕佻,更不會那么下作地背棄林妹妹。

因為,她是那個愛風箏的可愛姑娘啊。即使知道風箏是放晦氣的,她也不是立即扔到地上,一頓踩踏,而是命小丫頭送到婆子那里,好讓主人拿走。

這正象黛玉對落花的珍惜,對美好生命的呵護。而正是這一點使她們具有一種特別的美,看似充滿稚氣和孩子氣,卻使人一下子就喜歡上了她們與眾不同的詩意情懷。

作者:樵髯,本文為少讀紅樓原創作品。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少讀紅樓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紫鵑
紫鵑:林黛玉一生的守護神
《石頭記》濟水釣叟匯評精校注釋試評本-第五十七回
林黛玉:終生還淚的絳珠仙草!
人物|紫鵑:中國好閨蜜,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紫鵑的“頑話”將寶黛姻緣呼之欲出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